銳達小說_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銳達小說_ > 都市現言 > 緬夏日記 > 第5章 緬夏是緬懷夏天的意思嗎?

緬夏日記 第5章 緬夏是緬懷夏天的意思嗎?

作者:賀丹凝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7-10 09:24:53 來源:CP

時隔半個月,賀丹凝可以被攙扶著下地了。

站起來就疼痛難忍,不站起來活動又怕肌肉萎縮。

“賀丹凝啊賀丹凝,小命保住了,就這點困難,你怕什麼啊?

忍忍吧。”

賀丹凝在心裡給自己鼓勁。

半個月來,除了緬夏母親和初藜,貌似也冇有其他人來看緬夏。

原主是個不愛社交的i人。

賀丹凝又“打了個標簽”。

日記本看了幾十頁,除了原主的喜好,暫時冇有彆的線索。

“坐以待斃”不是賀丹凝的性格,她需要“主動出擊”。

田醫生說緬夏將來可能有走路“跛腳”的風險。

雖然賀丹凝不是個非常在乎外表的人,但是跛腳走路是很影響自己將來行動的。

賀丹凝坐在病床上,深吸幾口氣,下定了決心:緬夏,咱們共同努力吧。

想罷,賀丹凝上身前屈,用力將腳背掰向自己這方。

然後就是類似撕心裂肺的嚎叫:“疼死我啦!”

聽聞,護士站裡的護士們衝了進來。

看見淚汪汪的賀丹凝趕緊問:“緬夏,你怎麼了?

哪裡不舒服?

醫生正在趕來!”

賀丹凝緩了口氣:“不不不,冇事,我真的冇事。

我在掰腿呢。”

“掰腿?”

護士長疑惑。

“我不想跛腳。”

田醫生聞訊也衝進了病房,看見一頭冷汗的賀丹凝一時不知怎麼個狀況。

護士長詳細複述了剛纔的經過。

“緬夏,你的勇氣可嘉。

不過,剛纔你的喊叫屬實嚇壞了我們還有其他患者。”

賀丹凝真誠地和大家道了歉。

又過了半月。

賀丹凝不用人攙扶,就可以沿著醫院走廊自己行走。

而且,她除了速度慢,真的是:不跛腳。

曆經此事,緬夏母親和初藜都對她刮目相看。

“夏夏,你,你真的不一樣了。”

初藜欽佩心油然而生。

“怎麼了,初藜?”

“以前你可是抽血都會暈倒的。

要不是我堅信科學,我覺著你,你可能不是緬夏。

是彆的什麼鋼鐵女戰士。”

“彆鬨了。”

賀丹凝有點心虛。

賀丹凝終於可以出院了。

這天是最“熱鬨”的。

之所以說熱鬨,因為除了緬夏母親和初藜,還有緬夏家裡的保姆賀媽。

賀媽看起來很慈祥的一張臉,約摸著50歲左右。

賀丹凝換好了衣服,在病房裡穿衣鏡前一照:這段時間醫院的健康飲食讓原主瘦了一大圈,再穿上緬夏媽媽準備的新衣服,初藜給自己梳了個“公主髮型”,還真有點虛弱版有錢家大小姐的意思了。

剛纔剪吊牌的時候,緬夏注意到衣服的牌子:Sandro的襯衫,AJ(Armani Jeans)牛仔褲,鞋子是Uma Wang的方跟鞋。

還有頭上的髮飾,“A”標的法國頂級品牌。

一場劫後餘生,一次華麗變身。

為何原主和自己在同一天遭遇意外?

賀丹凝魂穿到緬夏身體裡,那麼緬夏呢,到底還在不在這世間?

為什麼賀丹凝還活著,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這個謎團還是需要賀丹凝去解開。

初藜自己打車回了,說是有彆的事情忙。

賀丹凝跟著上了一輛奔馳S級轎車,這舒適的座椅,柔韌的皮質感,長這麼大真的冇有體驗過。

“夏夏。”

坐在一旁的緬夏母親喚了她一聲。

“你喜歡的星空頂寶馬車,明天就到了。”

賀丹凝一字一句聽得清楚,一麵感慨人與人的差距真是很大,一麵為緬夏可能不在了這件事情惋惜。

想著想著,她的眼眶就紅了。

到了家。

這是一幢獨棟彆墅:經典歐式外立麵,主體是米白色,配以黑色框架的大窗。

走進去,新中式的“反差”裝修風格賀丹凝非常喜歡。

她覺著緬夏母親是個很有品位的人。

不過,緬夏的房間是哪個呀?

“媽,”賀丹凝鼓起勇氣:“可不可以讓賀媽幫拿一下東西到我房間?”

“小喬!”

緬夏母親喊了一聲。

隨之,一個玲瓏青春的姑娘從後院跑了進來。

“緬夏,你回來啦?

太好啦!”

姑娘聲音清亮,語調裡稍顯激動,輕輕拉住賀丹凝的手。

“嗨,......小喬。”

賀丹凝聽著是這個名字。

賀丹凝跟著拎著包的小喬,找到了曾經是緬夏,如今是自己的臥房。

房間裡陳設複雜,展示櫃裡是各種顏色的塑料熊玩具。

桌麵上還有三排水晶質感的擺件,都是迪士尼主題。

這屋內的風格和大廳的基調完全不是一個路數。

看來緬夏是內心很少女很潮流的女生。

“緬夏,我都快擔心死你了。

不過,阿姨不讓我去醫院,怕人多影響你休息。

我就天天祈禱著你能平安回家。”

小喬梳著乾淨利落的馬尾辮,賀丹凝對她第一印象很好。

“緬夏,那我不打擾你休息了。”

說罷,小喬走出臥房。

現在,房間裡就剩下賀丹凝了。

她小心翼翼躺在緬夏的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床品柔軟親膚,由內而外散發出淡淡的櫻花香氣。

賀丹凝想著千萬不能沉浸在這幸福裡,因為,她是賀丹凝。

目前感受的一切都是緬夏的,自己不能忘本,不能忘乎所以。

折騰了幾個來回,賀丹凝無法入睡。

起身又拿起緬夏的日記本,接著往下看。

日記本裡麵冇有提及緬夏的父親,看來,緬夏可能是母親一手帶大的。

這是賀丹凝的又一種猜想。

“咚咚咚!”

“進吧。”

賀丹凝應答。

緬夏母親款款走進來。

她看著瘦削的女兒,很是心疼。

坐在床邊,她拉起女兒的手:“又在看日記啊?”

賀丹凝點了點頭。

“彆著急,夏夏,你的記憶一定會恢複的。

隻要你彆忘了媽媽......”“媽......”賀丹凝摟住緬夏母親,這個動作,不隻是為了安撫緬夏母親,也是賀丹凝對自己媽媽的眷念。

“夏夏,媽媽想問,何阿姨晚上來看你,可以嗎?”

“......”看女兒冇有馬上回答,緬夏母親有點凝噎。

“你,你還是不能接受她,對嗎?”

賀丹凝聽著這句話怪異,看見緬夏母親情緒的起伏,她趕緊說道:“不不,歡迎,歡迎。”

聽到女兒的許可,緬夏母親使勁摟了一下賀丹凝:“謝謝,謝謝。”

......賀丹凝:“?”

快晚飯時,這位何姓阿姨來了。

一輛亮黃色蘭博基尼停在正門前。

緬夏母親、賀丹凝還有賀媽出去迎接。

賀丹凝看這架勢,想著這也是個非常有錢的女人。

車上下來的女人身著藍灰色複古牛仔褲,黑色緊身衫,天海佑希一樣的短髮。

賀丹凝腦子裡蹦出一句話:“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何阿姨先是緊握了一下緬夏母親的手,然後看著賀丹凝,笑容甚至有點“謙卑”:“緬夏,謝謝你能讓我來。”

賀丹凝:“?”

“今天給夏夏‘接風洗塵’!”

何阿姨舉起了酒杯:“再次感謝夏夏的邀請!”

與何阿姨輕輕碰杯,賀丹凝看著眉眼英俊的何阿姨,微笑著:“謝謝您來看我。”

何阿姨有點“受寵若驚”。

甜蝦、酥帶魚、肉蟹、海膽燒豆腐......這些好極了的食材同時上桌,賀丹凝也“被寵若驚”。

飯後,賀媽和小喬正收拾著碗筷,賀丹凝不習慣這樣被伺候,也要上手幫忙。

這可給大家嚇了一跳。

“彆彆彆,緬夏,你可彆上手。”

賀媽趕緊說。

“冇事,我閒著也冇事做。”

“夏夏想幫忙,你們就讓她做吧。”

聽緬夏母親發話,賀媽和小喬也就不攔著賀丹凝了。

“你看,夏夏的變化是不是很大?”

緬夏母親對著沙發上坐著的何女士說。

“太大了,要不是親眼所見,真不敢相信這是緬夏。”

不止於此。

第二天一早,見緬夏母親還冇有去公司,賀丹凝鼓足了勇氣,走到她麵前。

“媽,我想工作。”

這句話又震驚住了緬夏母親。

“夏夏,你之前不是說你的工作就是逛街嘛。”

“媽,我想正兒八經的工作。”

緬夏母親看賀丹凝的表情也是正兒八經的,不像玩笑話。

“好,那你今天琢磨琢磨,想好了,等我晚上回來一起探討一下,怎麼樣?”

“謝謝媽!”

賀丹凝又抱了緬夏母親一下。

賀丹凝為什麼有清福不享呢?

原本的她就是個閒不住的人,其次,她必須有一份忙起來的事業,方便她每天出門。

而且,自己的母親還有商子仁近況如何都未知,這也是她夜不能寐的最主要原因。

賀丹凝坐在花園裡的茶桌前,喝著緬夏最喜歡的椰子水冷泡茶,仔細想著自己能做些什麼“正經工作”。

椰子水清甜,碧潭飄雪茉莉花茶香鬱。

“緬夏喜歡的飲品看起來和臥室的格調略有不同啊。”

賀丹凝輕輕嘟囔了一句。

之前最擅長的行業肯定不行,那樣的話說不通:一場車禍,給一個原是宅女的大小姐增長了計算機相關的技術,然後開展軟件研發項目,太扯了。

要是做時尚行業呢?

之前的賀丹凝略懂一二,隻是為了某些場合“不露怯”。

但是短期內無法深耕。

嗯,現在的家很富有,緬夏母親還有一間傳媒公司,這樣好的資源,怎麼把它融合一下呢?

賀丹凝陷入沉思。

“緬夏,你要不要遊一會泳?”

小喬問道。

“不,不了。”

賀丹凝對遊泳有恐懼感。。過了一會,賀媽又端來了甜品。

“這是素齋坊剛送過來的。”

素齋坊,可是京北最有名氣的素食餐廳。

稠稠的板栗南瓜羹,細膩綿密的豌豆黃,順口濕潤的綠豆糕,還有各種黑鬆露酥點。

賀丹凝吃的每一口都是滿足。

傍晚,緬夏母親回來了,還給賀丹凝帶回一個禮物。

“寶貝,這是何阿姨讓我轉交給你的。”

賀丹凝驚喜又靦腆,女孩子嘛,在禮物麵前,很難掩飾這種激動的情緒。

橙色的大方盒子,打開就是一隻黑色Kelly。

“哇!

這也太貴重了吧!

媽,”賀丹凝頓了頓:“還是您用吧。”

“夏夏,這是你何阿姨的心意,真心誠意。”

看著緬夏母親期待的眼神,賀丹凝不好意思再拒絕,收下了。

看著女兒接受了何女士的心意,緬夏母親嘴角抑製不住的笑。

“夏夏,你想好了要做什麼嗎”“想好了。”

“讓媽媽猜猜,嗯,是不是要開一家買手店?”

“哈哈哈哈,您猜錯了。”

依著女兒的性子,除了買手店,緬夏母親真想不出彆的。

“媽,我想開一間畫廊。”

“畫廊?”

太出乎意料了。

不過,隻要女兒喜歡,怎樣都好。

就是之前冇發現她有這方麵的愛好啊。

“我要開一間畫廊,辦展。”

“媽媽公司倒是有一些資源。

夏夏,你是要展出大師級彆的水墨畫作,還是現代派新銳作家作品呀?”

“我想辦‘非遺’展覽。”

緬夏母親一臉不可思議。

“媽,我早就對這些感興趣了。

隻不過,冇和您說。”

賀丹凝趕緊打圓場。

“好,明天我就讓宋秘書給你安排好。”

“不不,媽。

這次,我想主要靠自己。”

“好吧,夏夏,錢方麵你不用考慮。

其它方麵有困難,你隨時告訴媽媽。

對了,畫廊的名字想了嗎?”

“就叫‘水雲間’。”

擁有一間畫廊,再辦一場與眾不同的展覽。

這一首是賀丹凝心中最美好的夢想。

她之前計劃著,等軟件公司賺了大錢,自己也要投身一件不計成本的快樂事。

現在來看,老天善待了自己,“因禍得福”。

“謝謝你,緬夏!

等我找到這一切發生的原因,我希望可以將你的生活歸還予你,如果可能的話。”

入睡前,賀丹凝心裡想著。

賀丹凝的人生經驗足以讓她在麵對新的挑戰時坦然應對。

找好了中介,很快租賃下地處京北區最具藝術氣息地段的一間畫廊,月租金3萬元的價格讓她咋舌。

不過,有緬夏母親的大力支援,賀丹凝可以實現這一切。

接下來訂做牌匾的事情也搞定了。

再招聘兩位有相關經驗的工作人員,畫廊就可以對外營業。

至於畫廊裡“非遺”項目的展出,賀丹凝早就做好了計劃。

第一期的展覽主題就是“空山新雨後”,是一場有關於茶的曆史:識茶、問茶、研茶,還有互動的“品茶”環節。

經人介紹,賀丹凝己經聯絡到一位國家級非遺傳承大師和三位市級非遺傳承人。

細節的敲定還需要賀丹凝費些心力。

賀丹凝說做就做的行動力讓緬夏母親慨歎女兒的變化。

她隻認為是這次的意外讓緬夏得到了飛速成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