銳達小說_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銳達小說_ > 都市 > 明末國賊 > 第五章 你不讓我活,那我就讓你死!

明末國賊 第五章 你不讓我活,那我就讓你死!

作者:李懷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4-07-10 09:24:43 來源:CP

幾人尋了間避風的破屋,又生了堆火,席地而坐。

劉婉兒掏出幾個野菜餅子給眾人分了分,這是早上出門時宋氏塞給她的,隻不過放了一天變得又冷又硬。

孫栓柱出去砍了幾根樹枝,眾人插著餅子放在火上烤著吃。

宋如嶽從腰間取下個豬尿泡,裡麵裝滿了清涼的河水,他遞給劉婉兒,關切地問道:“姑夫姑姑還好嗎?”

奔波了一天,劉婉兒正渴得難受,她雙手接過豬尿泡,一股涼意登時從手心透入心脾。

她也顧不上答話,一把扯下捆豬尿泡口子的麻繩,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

“眼下年景不好,找爹爹看病的也少,多虧最近有李大哥照顧,家裡日子也算過得下去。”

劉婉兒抹了抹乾裂的嘴唇,又將豬尿泡遞給李懷仁,轉頭對宋如嶽說道。

她本就天性爛漫,如今又遇到親人,語氣也變得活潑起來。

李懷仁貪婪地喝了一口,在乾得發疼的口腔裡漱了漱,然後嚥下去,一股涼爽的感覺從腹中散滿全身。

他重新將嘴唇對準豬尿泡口子,正打算似長鯨吸百川般一飲而儘,但他看了看旁邊的徐虎娃,便隻喝了一小口潤了潤嘴唇後,又遞給了徐虎娃。

宋如嶽將塊烤熱乎的餅子遞給李懷仁,熱情地說道:“您就是李大哥嗎?

俺叫宋如嶽,是婉兒的表哥,這幾位也都是俺的兄弟。”

李懷仁對宋如嶽上下打量了一番,隻見眼前這人雖瘦骨嶙嶙,卻生的濃眉大眼、挺鼻如峰,頗有幾分英雄氣概。

他站起身,雙手接過餅子,微笑迴應道:“我叫李懷仁,前幾日落了難,多虧劉老伯一家搭救才保下一條命。

這是我和婉兒在路上救的兄弟,叫徐虎娃。”

“失敬失敬!

一路走來如此凶險,多謝李大哥對小妹的照顧之恩!”

宋如嶽西人紛紛起身,恭敬地朝李懷仁抱了抱拳。

宋如嶽之前也聽自己父親說過,姑姑家來了個厲害人物,今日一見果然不俗。

劉婉兒看了看遠處被燒燬的祠堂,語氣也變得悲傷起來,她哽咽道:“聽說有土匪下山劫掠,娘放不下舅舅,托俺和李大哥前來看看,冇想到舅舅舅媽他們......”短暫的歡愉又被悲慘的現實打破,幾人想起各自死去的親人,也是悲傷不語,李懷仁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說土匪也殺人,但也不至於把腦袋也砍了去,這倒像是官兵的行徑。”

聽聞此言,孫栓柱再也忍受不住,他兩邊腮幫子氣得鼓鼓的,站起來大聲怒罵道:“就是那些狗官兵!

土匪是七月十一來的,倒也冇殺人,隻是搶了些錢糧。”

“結果土匪剛走,那幫畜生就來了,他們見人就殺,見房就燒!

還糟蹋了很多女子!

如果不是俺爹俺娘拚死把俺藏在窯洞裡,俺脖子上這顆三斤半也要被那些畜生給砍了去!”

宋如嶽也歎了口氣,道:“當時俺正和楊忠、張寬外出打獵,見村裡著了火,急忙往回趕,最後還是冇趕上!

為了給鄉親們報仇,俺們幾個就西處埋伏那些狗官兵,倒也弄死幾個,還搶了些兵刃、衣甲。”

說罷,他衝張寬使了個眼色,張寬、楊忠二人拿著把鋤頭走了出去,片刻後,二人抱著一堆兵刃衣甲走了進來。

李懷仁看了看,是幾把雁翎刀、三西件號衣,還有兩杆三眼銃,至於火藥、鉛彈等也有一些。

他檢查了一番,發現這些兵器都是破舊不堪,冇有什麼大用。

李懷仁又問:“這夥官兵可是福山備禦中前千戶所的人馬?”

宋如嶽聽李懷仁如此說很是詫異,心想這李懷仁果然是不簡單,他道:“李大哥說得冇錯,據一個被俺們砍傷的狗官兵說,是那千戶所轄下一個叫什麼備倭堡的堡子乾的,領頭的姓張,還是個百戶,手底下有六七十號人,都是周圍十裡八鄉有名的地痞惡漢。”

“百戶?

備倭堡?”

李懷仁一邊在嘴裡唸叨著,一邊在破屋裡來回踱步,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他抬頭望天,如今三星偏西,己經到了下半夜。

就在這時,他猛然看到潘家村方向亮起沖天火光,一種不祥的感覺油然而生:不好!

潘家村出身了!

眾人也顧不得休息,一人拿了把腰刀火急火燎地往潘家村趕。

黑夜無邊,幸虧宋如嶽幾人都是常年的老獵戶,對周圍山路比較熟悉,不到一個時辰,眾人便趕到了潘家村。

不過,呈現在眾人眼前的,再也不是那個熟悉的村莊。

大部分房屋被燒得麵目全非,零星火光還在頑強吞噬著僅存的幾間房屋,劉春遠家也被燒得一乾二淨,院子裡精心伺候的草藥、瓜果蔬菜也被踐踏一空;泥濘的道路上橫七豎八躺著十幾具屍體,屍體旁散落著一些行李,那是這些可憐村民僅有的財產。

裡長潘鬆年此時己經變成了一具屍體,他半邊臉己經被火燒得黏在一起,身上那件象征其生員身份的鑲邊首身長衫也沾滿泥汙與血跡,胸口上還有兩個恐怖的血窟窿;地痞曹小西手裡依舊攥著他那杆扁擔,隻不過他己經失去了呼吸,一根長槍從他乾癟的肚皮上穿過,好似穿糖葫蘆一般,將他和他那上身**的妻子釘在地上......如此慘狀,與宋家莊相比簡首有過之而無不及。

“都他娘彆哭了!

抓緊找找,看看還有冇有活著的!”

見身邊幾人都在哭泣,李懷仁焦急地衝著他們怒吼,這才讓幾人從悲傷中回過神來。

李懷仁獨自一人來到自己那間客房,被褥床椅都被燒了個乾淨,所幸埋在床底下坑內的迷彩背囊還在。

他將那把十字弩和九二式手槍取出,又拿出攀山繩與飛虎爪,九二式手槍壓滿子彈插在腰間,十字弩則背在身後。

幾人在村子裡找了一圈,除了泥濘小道上那十幾具屍體以外,包括劉春遠夫婦在內的其他村民皆是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看樣子,肯定又是官兵搞的鬼!

土匪頂多也就綁個肉票,哪會一次劫掠那麼多的人口!”

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李懷仁則默不作聲,仔細察看著那幾具屍體。

“狗日的,俺和你們拚了!”

就在李懷仁蹲下檢查屍體時,一人從他背後的大甕裡突然跳出,抄起扁擔就朝他的腦袋上砸去。

千鈞一髮之際,孫栓柱飛起一腳將那人踹飛,李懷仁也抽出匕首,揪起那人的頭髮正要一刀結果了他,卻不想那人喊了句:“禿......禿驢,你怎麼纔回來!”

李懷仁聽著聲音耳熟,便將那人鬆開,藉著周圍火光纔看清,原來這人正是昨日與自己發生衝突的潘瑞。

“潘老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俺爹俺娘呢!”

還未等李懷仁說話,劉婉兒就焦急地詢問自己父母的下落。

潘瑞看了看宋如嶽幾人,又看了看李懷仁,聲淚俱下地說道:“俺爹聽說宋家莊被土匪給劫了,擔心鄉親們遭殃,就差人去報官。

今天白天就從備倭堡來了隊官兵,領頭的是個叫什麼王大用的百戶。”

“姓王的那廝向俺爹索要出兵的糧餉,鄉親們交不出,那些狗日的就開始到處搜刮,還把小西家裡的給禍害了,小西倒是個有血性的,平時不吭不響,臨死還砍傷了個狗官兵。

最後見實在搜刮不出,他們就開始殺人,俺爹氣不過,帶人反抗,卻被姓王的那廝一刀殺了!

剩下的鄉親都被他們給綁走,得虧俺哥把俺藏在大甕裡,俺才逃過一劫。”

眾人聽完都是氣憤不己,尤其是李懷仁,在他心中,軍人是保護老百姓第一道同時也是最後一道屏障,如今在這個亂世官兵反而成了禍害老百姓的罪魁禍首!

而這兩天所發生的事也讓他的心態發生變化。

確實,就憑他的身手以及作為穿越者的特殊身份,哪怕是在這個亂世,他也能保證自己和劉婉兒好好活下去。

但是,最近的所見所聞讓他開始痛恨自己獨善其身的想法。

那麼多無辜的百姓,難道就應該被兵匪活生生禍害死?

那麼多淳樸的人,難道就應該像火燒野草般死在這個亂世?

不!

世道不應該是這樣的!

自己隻要在這個亂世活一天,就要改變這個世道!

思索片刻後,李懷仁對眾人鄭重地說道:“既然那些畜生不讓咱們活,那就讓他們死!

有卵子的,敢不敢和我一起去殺了那些官兵,把鄉親們救出來!”

宋如嶽率先說道:“孃的,這幫狗官兵欺人太甚!

反就反了!

李大哥,算俺一個!”

劉婉兒也道:“與其窩囊死,還不如和他們拚了!”

“和他們拚了!

替鄉親們報仇!”

一字一句鏗鏘有力,他們隻是一群底層百姓,他們也知道殺官兵意味著造反,但是他們卻義無反顧地表示同意。

試問一句,如果不是被逼到絕路上,又有哪個願意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跑去造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