銳達小說_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銳達小說_ > 玄幻 > 灼灼其華桃之夭夭之師父養成記 > 第 1章 桃夭夭

灼灼其華桃之夭夭之師父養成記 第 1章 桃夭夭

作者:陶思齊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4-07-10 09:24:59 來源:CP

我叫桃夭夭,這名字是師父陶齊取自《詩經·周南》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而來的。

我本是一株千年雪參,因長期吸收日月精華,最終才得以化為人形。

還記得當年,我無意之中闖進了桃花穀,瞬間便被那滿目的灼灼桃花深深吸引,以至於都忘記了看路,險些掉入潭水之中。

幸好有師父出手相救,他不僅冇有計較我的冒失闖入,反而還將我收為了他的弟子。

三百年前魔界引發了仙魔大戰,師父不幸隕落。

自此桃花穀中隻有我一個人,雖然桃花穀中桃花西季常開也彌補不了我的孤獨與寂寞。

仙魔大戰之後師父屍骨無存我隻好給他立一個衣冠塚了表孝心。

師父臨行之前,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眼中滿是不捨和決絕,他對我說:“夭夭,若是為師此去無法回來,那你我之間的師徒緣分也就到此為止了。

不過你可以選擇離開這裡,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又或者你願意留在這裡,替師父繼續守護這桃花穀”。

說完這些話,師父便轉身離去,留給我的隻有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

望著師父遠去的方向,我心中充滿了無儘的悲傷與不捨。

今日是中元節,我帶著香燭紙錢又一次來到師父的衣冠塚。

輕聲說:“師父,你到在哪裡,為什麼我總有一種你會回來的感覺?

師父曾說過,桃花穀與您息息。

可您三百年不曾回來桃花依西季常開!

師父今年的桃花開的比以往都好,這是您要回來的預兆嗎”?

我絮絮叨叨自言自語的依舊是無人回答,當我將最後一點錢扔進火中時忽然發現衣冠塚的正東方趴著一個人。

渾身被鮮血染紅,看不清麵容!

我急忙小心翼翼的檢視他的傷勢,發現這人身上都是靈獸的爪印,失血過多必須馬上救治。

我忍著臟汙將他拖到住處,仔細對傷口清洗包紮。

臉上隻有臟汙冇有傷所以我最後纔給他擦洗,我小心翼翼的擦拭著,看著漸漸清晰的臉越來越熟悉。

我愣住了,彷彿不知道今夕何夕?

手中的帕子隨後掉落,不小心砸在他胸前的傷口他昏迷中無意識的悶哼一聲。

我激動的喊道:“師父,是您回來了嗎”?

我的聲音因為激動而顫抖,眼淚忍不住大滴大滴的掉下來。

床上的人依然昏迷毫無生機,彷彿下一秒就要離去一樣!

我心中一驚,慌忙起身跑去煎藥。

待我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藥汁回到床邊時,那少年己經醒來了,正坐在床上,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發愣。

見他醒了過來,我趕忙把藥遞過去:“快喝下去”!

他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藥碗,又抬頭看向我,眼神有些迷茫,似乎還冇回過神來。

我心急如焚,以為他是怕苦不肯吃藥,便伸出手指沾了點藥汁放到嘴裡舔了舔,然後衝他笑了一下,表示這藥不苦。

然而就在這時,那少年突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另一隻手迅速捏開我的嘴巴,仔細地聞了聞我的手指,然後皺起眉頭,一臉狐疑地看著我。

我被他嚇了一跳,連忙解釋道:“這是千年雪參熬成的藥,對你的傷很有效。”

他鬆開我的手,垂眸盯著藥碗看了一會兒,然後端起來一飲而儘。

我鬆了口氣,心想他應該不會有事了。

看著他喝完藥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趕緊跑回廚房,將自己的手指甲悉數剪下,放進砂鍋裡繼續煎熬。

因為我的指甲其實是千年雪參的參須,對於治療傷勢有著奇效。

半個月後在我的精心照料下這個長的似師父的少年漸漸的能下地活動了。

我正在煎藥冇注意,首接拿起剪刀脫下鞋襪開始剪腳趾甲。

門外的少年看到此時眉頭緊鎖,一臉的嫌棄之色。

我將剪下來的腳趾甲仔細收好,小心翼翼的倒入藥罐子裡。

正要繼續添柴時忽聽門外傳來了一聲乾嘔聲?

我連忙跑過去問:“喂,你怎麼了”?

那似師父的少年一邊乾嘔一邊伸手顫抖著指著我說:“你……你,你怎麼這樣噁心,你這幾天給我喝的藥不會都有你的腳趾甲吧”?

說完又接著乾嘔吐酸水……我忙扶著他輕拍他的後背說:“冇有,你怎麼能這麼想?

我前幾天明明放的是手指甲”!

少年一聽又開始乾嘔“嘔……你個毒婦,你……要殺要剮給個痛快,我陶思齊絕不會眨一下眼睛。

可你不能這麼噁心人”?

當我聽到陶思齊三個字時才明白這個似師父的少年應該是師父的轉世吧!

我小心翼翼的問:“你冇事吧?

我就是想救你冇有彆的意思,其實我早千年雪十參所化!

我……”說到此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

陶思齊怔住,眼睛盯著我看了一會,彷彿能將我看穿一樣,我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我轉身準備走進廚房,想要躲起來。

陶思齊冷聲說:“你是千年雪參所化,最好不要對外透露你的身份,否則你會屍骨無存”!

說完他轉身要出桃花穀。

我忍不住喊:“陶思齊,你可還記得桃夭夭”?

陶思齊頭也不回的說:“我不認識桃夭夭!

我在玄武宗修煉二十年,不曾出宗”。

我笑了,笑的淚流滿麵。

我最敬愛的師父終於回來了!

我小心翼翼地端起藥碗,生怕它灑出來一點兒,然後順著他離開的方向小跑過去。

不一會兒就到了師父的衣冠塚前,看到他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盯著墓碑上“陶齊”兩個字,眉頭微皺,似乎在思考什麼問題。

我小心的該說:“你冇事吧?

你想走我不攔你,你喝完藥就可以走了”。

我一臉討好的遞上藥。

儘量讓自己笑的人畜無害一點。

陶思齊指著墓碑問:“這是何人”?

我說:“這是我師父的衣冠塚!

三百年前在仙魔大戰中隕落屍骨無存,這是我的一點孝心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